来这儿快一年了,没病没灾的,也没想过进医院。不过朋友都劝我还是找个家庭医生的好,因为万一有事想去大医院看病还是需要家庭医生介绍的。早就听说加拿大公共医疗保险系统的利弊,公共医疗保险内的病看病是不用花钱的,吃药是要花钱的,住院也是不用花钱的,除此之外都是费用挺高的。

上周约了家庭医生,聊天中告诉我要有心理准备,如果看专科,上次他有个病人打算看肠科,五月份,约到四月份,时间搞错了,不是,是第二年的。所以在这儿华人有个说法是“小病不用看,大病也不用看”,那意思这么长时间小病早好了,大病么,也真的不用看了。也许你要问了,我自个儿花钱去看还不行啊,如果是公共医疗保险没有负担的部分,例如牙齿什么的,没人拦您,不过若是反之,那么对不起,不可以。

谈到这事,不得不谈一个人:George Zeliotis,这位老先生是Quebec的一位商人,他的髋关节置换手术就是居然要排期一年,一琢磨,这一耽搁,还不把老命给报销了。于是打算自己付私人保险避过排期,可是一打听,居然是违法的。这一来,老先生不乐意了,我自个儿小命还不能捏在自个儿手里不成,于是97年一纸述状把省政府告上最高法院,理由是他的生命受到威胁,违反了加拿大宪章中规定的生存,自由和安全权。但是这么一来,这状案子就动摇了整个加拿大医疗保障系统。

最高法院今年6月9日做出有利于George Zeliotis的裁诀,判定Quebec不得禁止私人保险补充公共医疗保险服务(The Supreme Court of Canada has struck down Quebec’s ban on using private insurance for services covered under medicare.)七名大法官中的四名在判决中认为禁令违反了省的权利法案,基于以下的事实:

  • “The evidence in this case shows that delays in the public health care system are widespread, and that, in some serious cases, patients die as a result of waiting lists for public health care.”
  • “The evidence also demonstrates that the prohibition against private health insurance and its consequence of denying people vital health care result in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suffering that meets a threshold test of seriousness.”

不过呢,最高法院并未对普遍情况加以解释,意味着目前情况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改变。所以还是保持身体健康,不要生病的好,政府是靠不住的啊,呵呵……

基于WHO的一份2000年报告,加拿大医疗系统总体评分世界排名30位,美国37位,而将私人保险补充公共医疗保险的法国,排名第一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