簾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。羅衾不耐五更寒,夢裏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。別時容易見時難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 
今年卡爾加裏的冬天似乎不算太冷,豈今爲止只下過兩場大雪,看來今年聖誕不會太難過,只是收到朋友寄來問候的EMAIL時,突然想起了這首詞,“夢裏不知身是客,別是容易見時難”
 
 
 
不知道 爲什麽會想起這些,我猜是自己想家了吧,夢裏不知身是客,終有一日回故鄉……
Advertisements